冤假错案当事人许金龙:组建家庭后淡化了怨恨 _茶叶鲫鱼汤网 

<sub id="A8pu664243"><dfn id="hUBiZ13779"></dfn></sub>

<address id="XcBVi84635"><listing id="25dBj61713"></listing></address>
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
<sub id="UscRo98179"><dfn id="ca7bG33562"></dfn></sub>

<address id="55HZ767869"><listing id="PhcHZ39955"></listing></address>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冤假错案当事人许金龙:组建家庭后淡化了怨恨

点击:18226
  www.dogw.com.cn

  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实习生 闫峻 发自福建莆田

  【编者按】

  无罪之后,如何重启人生?

  近年来,一批重大冤错案得到纠正,当事人重获自由之后,如何重新开始生活成为他们必须面对的一道难题。近日,澎湃新闻回访多名冤假错案当事人,呈现他们重启人生过程中做出的努力,以及遇到的困惑和失落,借以反思如何帮助他们摆脱困境,融入社会。

  夜里听见隔壁邻居关门的声音,许金龙有时还会惊坐起,以为是监狱中每天清晨响起的“开号”令。朝四周一看才慢慢镇定,他开始喃喃自语:“哦,这是在自己家的床上,我已经自由了。”

  经历近22年的冤狱并活下来,许金龙不知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。走出监狱,开启新的生活,而“蒙冤者”已是他撕不下来的标签。

  在监狱时,许金龙的目标很单一——平反。而出狱后,许金龙有点迷茫。他尝试过创业,卖茶叶、卖酒、卖饮水机,都毫无例外地失败了。他总结失败原因:没有人脉、没有渠道、不懂网络、不懂营销。

  找工作也困难重重,最后干起了负责送餐的快递员。几个月后,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承担不起这份工作,后以辞职告终。

  “蒙冤者”标签也曾影响他组建新家庭。“和坏人待了这么久,搞不好也变成了坏人。”相亲时,许金龙过往的经历遭遇到了歧视,屡遭挫折,他很无奈。

  幸运的是,出狱一年后,他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现在的妻子,接受了他过往的经历,与其结婚,并生下一个女儿。“等女儿长大了,我会很坦然地向她讲述我的这段经历,爸爸并不是个坏人。”许金龙10月20日如是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有了家庭后,他开始慢慢放下过往的怨恨。

  出狱一年后,许金龙遇到了现在的妻子,组建了家庭,并生下一个女儿。 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实习生 闫峻 图

  人生中断22年

  法官宣判无罪的那一刻,许金龙眼泪一下子掉下来,“那种感觉,好像就是戴帽子戴太久了,突然间摘了,特别轻松、爽快的感觉。”

  1994年1月,福建莆田秀屿区忠门镇前范村发生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,一独居老人被发现陈尸家中,钱物遭劫。许金龙、蔡金森、张美来、许玉森四人被认定共同入室抢劫并将被害人杀害。1999年4月,福建高院终审判四人死缓。

  2016年2月,福建高院再审此案,认为原判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依法应予纠正,宣告四人无罪。

  按当地风俗,从监狱出来,要先在外面洗澡、换新衣去晦气。从里到外,许金龙换上了两位侄子为他准备的新衣。

  尔后,离莆田中院三十五公里外的莆田秀屿区月塘乡联星村,多位亲人在老屋迎接他,放鞭炮,摔罐,跨火盆,吃亲人端上的长寿面,给盼儿不归去世的父母上了香。

  来接许金龙的一大半的亲戚,他都不认识,老的老了、小的长大了。他20岁时被抓,无罪获释时已经变成了42岁的中年人。

  在监狱时,许金龙想着如果有一天平反,一定要出来好好吃顿鲜虾、鱼肉。而当这些食物摆在他面前时,他吃不下了,“可能是胃已经习惯了监狱里的食物,当我把鱼肉放到嘴里时,感受到的是一阵反胃。”

  不适应不仅是生理上的,还有心理上的。多年被隔绝于社会,他亟待重启被中断了22年的人生。

  回家的第一夜,已数日未能安眠的许金龙同样没睡好。他说,半夜听到隔壁邻居开关铁门,还是会突然惊醒,恍然以为仍然置身监狱里,“开号”了。

  监狱里睡觉时,走廊和卫生间开着灯,而家里关着灯;连卫生间灯的开关都不会用……这些只是不适应的开始。

  村里的变化让他感慨万千,盖起了一栋栋别墅,四处停着小汽车。以前的沙土路变成了四车道的公路,公交车直接开到村口。对许金龙而言,一切都是新鲜事物。

  一次,许金龙带着10块钱坐公交车,上了车就让司机找钱。司机上下看了看这个中年人,说:“你干嘛?”“去那只要3块钱,我给你10块,你当然要找钱了。”许金龙说。车上乘客发出一阵笑声,司机也哭笑不得:“你先下去换零钱,换好了再来。”

  “现在回想起来,他们估计是看傻子一样看我吧。” 许金龙笑着挠了挠头。

许金龙在老家帮忙盖新房

  相亲一度被歧视

  在许金龙家人看来,回来之后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组建家庭。

  回家的第二天,许金龙就被家人带到隔壁村相亲,然而许金龙的心里是矛盾的,22年的与世隔绝让他很不适应:“我刚出来,连外面是什么样都不知道,怎么相亲?”

  他挑外表,挑文化,还希望对方没孩子。他希望找一个两人都真心相爱的,“我爱她,她不爱我,不行;她爱我,我不爱她,那也不行。”但在农村,选择余地似乎并不大。偶然有一个他能看上的,人家却看不上他。

  亲友们相信三分长相,七分打扮,在许金龙出狱后为他添置了很多新装,侄子还给他买了高级护肤品,说叔叔刚从里面出来,皮肤干燥,要保养。

  相亲时,许金龙会主动介绍自己过往22年蒙受的冤狱,而这段经历反而遭到一些相亲对象的歧视。有的人说:“你被关那么久了,好人关在那里面,跟那些坏人在一起,可能也变坏了。”

  他很无奈。有不少人劝他说,相亲时不要提这段经历,可以改说是出国了很多年,现在刚回来。许金龙的态度很执着:“我不需要这样骗,我实话实说,能接受这段经历想和我在一起,你就留个微信,你不跟、不同意那就不要。”

  除了对许金龙冤狱经历存有看法,一些相亲对象对他目前身体状况也存在担忧。她们担心,在监狱里折磨这么多年,身体肯定有不少问题,“嫁过来本来是你来照顾我,结果变成我来照顾你。”

  相亲屡屡不中,许金龙微信标签改成了“本人单身,只求偶遇”。

  看到同龄人住上了豪宅,买了豪车,还抱上了孙子,有时许金龙也会眼红:“其实他年轻的时候未必比我更有本事。”

想起无罪释放那天,许金龙思绪万千。

  创业、工作曾受挫

  无罪获释9个月后,许金龙拿到290万元国家赔偿。他用一部分钱给家人还债,另外花钱买了一套商品房,余钱所剩无几。未来如何谋生,如何养老,是摆在他面前的现实问题。

  许金龙首先想到的是创业。在朋友的推荐下,他开始卖茶叶。从安溪县进了一批茶叶后,他负责零售。

  “我本想着,自己有不少亲戚朋友在做生意,日常会客、送礼应该都需要茶叶,大家都从我这拿一点的话,很快就能做起来了。”许金龙说。

  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这么简单,除了一些朋友给面子买了几斤,之后茶叶根本卖不动。后来他才知道,做茶叶生意“水很深”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客户,没有特殊的理由,别人也不会放弃原有的货源。

  再后来经朋友推荐,许金龙又卖过酒和饮水机,同样遭遇亏本。看到别人在朋友圈做微商推销,而自己手机都用不太熟练,写不出写漂亮的文案,也拍不出精致的图片,他有很强的挫败感。

  “我发现了人脉的重要,现在生意大部分要通过熟人推销。毕竟被关了22年,已跟不上社会的节奏。”许金龙说,出狱后,他重新认识的朋友也不多。“有些人看我被关那么久,觉得都被关傻了,不喜欢和我交朋友。认识的也只有几个狱友而已,因为和他们才有共同语言。”

  创业不成,就找工作。由于没有职业技能,他只能从没太多技术含量的工作中选择。2018年5月起,许金龙来到莆田当地一家外卖公司负责送餐。

  “还好我学会用手机了,不然这个工作都做不了。”许金龙说,干这个工作,首先要学会定位、导航,其次对负责区域都要熟悉。每月一般能拿到4000多元,好的时候能拿到5000多元收入。

  刚开始,许金龙送餐经常会遇到超时的情况。每个小区的情况不同,特别是有的安置房小区,楼栋的顺序排列混乱,经常要问好几个人才能找到目的地。

  以往在监狱时,更多是的单一的接收信息,在做送餐员时,时刻要处理多个信息,对于许金龙而言有点吃力。

  有一次,莆田下着暴雨,许金龙还在外送餐,一个送餐点找不到,他非常着急,一边暴雨淋头,一边顾客在催,来回找了几趟才送到。送达时,得到的却是顾客一句:“你怎么送得这么慢!”最后,顾客以送餐超时为由将他投诉。

  “我冒着大雨给你送上一餐热饭,虽然也知道你肚子饿等得急,但为什么人与人之间不能换个角度思考、互相理解呢?”许金龙有点寒心。

  干了半年,许金龙发现自己的腰部越来越吃不消这份工作,“腰一痛感觉整个身体都塌了。”几次请假看病后,许金龙决定辞职。

  组建家庭后开始慢慢放下

  平常看新闻,许金龙也会关注其他蒙冤者出狱后的生活。他希望,社会更多关注这个群体。

  “1995年6月到1999年6月这4年,同屋的死刑犯天未亮就被拉出去枪毙,我们都在极度恐惧和绝望中度过,猜测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。这样的精神损害与没被判死刑的精神损害能一样吗?”许金龙说。

  许金龙认为,对蒙冤入狱者,依法给付国家赔偿金后,赔偿虽然结束了,但是关怀应该只是开始,还有包括就业技能培训,工作岗位推荐等等。

  幸运的是,出狱一年后,他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现在的妻子张萍(化名)。张萍接受了他过往的经历,并与其结婚,并生下一个女儿。

  在张萍眼里,许金龙老实、有上进心、责任心,是个好人,“如果是真的犯过罪,坐过牢,那肯定不是在我的考虑范围内。而他不是,他是被冤枉的,这些年也不容易。”

  张萍觉得,可能是脱离社会太久,许金龙的问题在于不太成熟,“有时我说他只比小学生好一点点。”做事情时候考虑得不够周全,好多事情都需要她来拿定主意。

  在监狱时,许金龙根本没有想到,自己还能和另外一人组建家庭。

  有了家庭后,对于过往的怨恨,许金龙开始慢慢放下:“以前会有很多偏激的想法,现在少了很多,会把自己的时间更多的投入到家庭和妻儿上。”

  闲暇时,他会陪着女儿一起散步,一起看动画片,一起听儿歌。当女儿听到一些舞曲时会兴奋地跳舞,许金龙则在一旁微笑着给她打节拍。

  “等女儿长大了,我会很坦然地向她讲述我的这段经历,爸爸并不是个坏人。同时,要让她记住这一路上有哪些恩人给过帮助。”许金龙说。

  在莆田,洋房是一个人、一个家庭的身份标志。如今,许金龙正在老家盖新房,又花费了几十万,赔偿款已经用尽。未来,他还没具体的计划,“看有没好的机会吧,创业或者打工,路还要一步步走下去。”

【编辑:刘欢】
http://www.dogw.com.cn
顶一下
(42383)
踩一下
(39607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热点内容
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


<sub id="oFBsS12252"><dfn id="jqKWk95170"></dfn></sub>

<address id="XGiyq31537"><listing id="PHHc041970"></listing></address>